清言不是个恶魔

21only,我永远爱他们
山外青山楼外楼,我爱的少年百分九

我的宝贝cp冲啊

丫丫细语:

老福特官方微博推我们农坤啦,我们农坤有姓名啦!!!拜托各位小仙女们,如果有空的话就去转发老福特那条博吧,转发+点赞+评论,现在就是向广大路人安利我们农坤的时候呀!!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们要好好把握机会!!农坤冲鸭
指路老福特官方微博https://m.weibo.cn/status/4297297103698181?sudaref=login.sina.com.cn

一个内容完全不重要的感叹

看到了吗这就是我可爱的bjmm

限期相遇_白芥:

除了被我艾特的剩下的基本可以关了
这是一个没有什么意义的假狗粮
想了想我还是发了子博


一如既往是一个表白,只是这次表白的对象既不是cp也不是对象但是是一个对我非常非常重要的朋友,又或者说是知己
她叫清言,我很爱她。
@清言不是个恶魔 


咦…?我明明开始写之前有好多话想说的。
有点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好了。
我们初遇是在小恶魔组,这里我还是要点名表白一下小恶魔组的大家@喵羽 @今天单推津岛善子😈 @是与过酸食欲 @倚栏待归 
大家都不是小恶魔,大家都是我的宝贝


刚开始我们俩的相处日常完全就是互怼啊,当时在群里我还激情:清言你不要想!!农坤你不可能!!!
现在还是要:农坤你不可能!!!清白才szd
好了不闹了,印象特别深刻就是,当时喵羽还不在群里的时候(大概不在吧?),7.22妮限给清言一发双u还顺便奶了密度姐姐一发出生日妮结果全奶中了,之后我就变成了锦鲤
都怪你们这群人把我整个暑假的欧气都用完了【bu
还有就是记得当时清言你吐槽我说是不是嫉妒你的一发双u我还回怼你哈哈哈哈哈


完蛋了我不记得我是什么时候和清言关系从互怼变成互吹了
可能是因为我现在怼喵羽【划掉】也可能是我把清言拉进了54的坑里
但似乎好像也许可能是我帮清言改的那篇农坤的文???
dbq我不记得了请不要打我


一个暑假过去我成功入坑21
都是清言安利的
21szd,农坤🔒了
当然她也被我安利了54
白芥:对农坤发出真香的声音


接下来就是暑假最后那段时间天天和我熬夜连麦写作业了吧?
那段时间真的特别丧,感谢清言宝贝一直陪着我
那几天真的是刷新这辈子连麦的时长记录
然后这时候我就要吐槽语姐,我们每次连麦你都不来诶!过分!


然后就是昨天台风了。
清言宝贝坐标广东珠海。
下午的时候因为担心她所以小恶魔组第一次全组连麦。
昨天下午我真的又心疼又担心,说实话如果她真的断信号的话我可能会一晚上都睡不着
幸好一切都好。


不知道未来我们还会遇到什么事情。
但我想说的是,我想和清言还有小恶魔组的大家做一辈子的朋友。
这里真的太温暖啦,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导致我们的关系变差。
对清言的表白差不多说到这里了,接下来是对小恶魔组的表白。


先是我们可可爱爱语姐姐!表白语姐我爱你!!!但是你要是敢跑路54我们就断了,明白吗,断了,没有了。好了不闹了,我们小恶魔组第一A,我下次绝对认真给你写一个返程x你!然后农坤俊佳是真的!!!【大声】特别感谢语姐七月那个时候安慰我,我落泪,我爱语姐


然后是密度!咪°咪毒妈的【划掉】密姐姐超可爱呜呜呜,但我一直觉得特别对不起你。明明和密姐姐认识是因为都喜欢59都磕zdj,结果最后还是我一路变到不磕再变到雷。就觉得很抱歉吧。但是怎么说呢…还是希望小恶魔组的关系不要因为谁磕哪对谁雷哪对cp就变得不好…我永远喜欢密姐姐永远喜欢小恶魔组

还有嘲姐姐!其实我真的恐惧嘲姐姐的5唯属性dbq嘲姐姐大概是你群追星扛把子了,嘲姐姐tfl,落泪。说起我和嘲姐姐还有密姐姐认识的经历也是非常有毒了哈哈哈哈哈哈三个为了男朋友甚至不要spgn,hzdy和xyjl的人xswl


最后,表白我们的忙内喵羽,就是这个人抢了我忙内的位置呜呜呜不过不慌我还是团宠。喵羽在你群就是团欺,但其实团欺总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团宠。妈呀妈耶妈哟我们都很爱你,但你下次,能不能不要错字错的那么喜感哈哈哈哈哈哈还有请分清楚周彦辰和尤长靖【划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喵羽承包我在这个群的大部分笑点
【又农又善又鸟你退群吧【bushi


好了,总之就是小恶魔组要一直一起走下去
我爱你们

「农坤」目不转睛

我看这篇看哭辽,真的是太棒了

手中甜腻:





*校园爱情。
*kk单箭头nn的故事。


*一发完。


送给@春茶困困 。



-
陈立农一大早来到座位上时,看到桌上摆着一份三明治和奶茶。

他默不作声,眼眸低垂着坐下,把照样雷打不动送来的早餐塞进了桌肚里后,拿出物理书预习今天上课会讲到的内容。

“又送来了啊,”坐在他旁边的同桌低声调笑,“陈班长,谁这么痴情啊?你也不回应一下人家。”

“今天要考的内容看完了吗?这么有空和我开玩笑。”

连个眼神都没给过去,陈立农视线直直盯着书里的内容,开口却是戳中别人的痛处。

的确是没复习完,同桌挠挠头后一脸讪笑,只当是讨了个没趣。

蔡徐坤坐在他的斜后方,拿起笔戳了戳陈立农的背,人只是微蹙起眉,并没有回头看他。蔡徐坤锲而不舍,又戳了戳,换回来陈立农一声叹气,他说你别闹了。

把小纸条紧紧攥在手里,蔡徐坤低声唤道,“陈立农,你接一下。”

也许是陈立农不堪其扰,在蔡徐坤的笔再一次戳上来的时候,他将右手伸到了背后,接过了蔡徐坤手里的纸条。

然后和三明治奶茶一起,被塞进了桌肚里。




“陈立农!”

下课后蔡徐坤匆忙将东西一股脑塞进书包里,追着陈立农的大长腿跑出教室。

听到身后的呼喊陈立农回过头,“有事吗?”

“纸条,”蔡徐坤脸有些红,似是不好意思开口一般,“你看了吗?”

“看了,”陈立农扫了他一眼,蔡徐坤正紧张地抓着自己的书包带子,“还有事吗?”

他的语气十分淡漠疏离,蔡徐坤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既然已经看了为什么什么也不说呢,最后他只是摇摇头,说没事了,明天见吧。

陈立农回头往前走了两步,而后又停下来,轻飘飘的声音传进蔡徐坤耳朵里。

“不要再给我送早餐了。”

被陈立农拒绝早就成了蔡徐坤的家常便饭,从高一开学的那一天起,自己就在他身边绕圈圈,两人升到高二后竟又是碰巧分到了同一个班里。

所以他只是笑笑,朝着陈立农挥了挥手,“明天见。”




高中正是女生情窦初开的时候,跟他俩同校的女孩子们也不例外。

基本上整个年级里女生递过来的情书,陈立农收了一半,另外一半是蔡徐坤收的。

偏偏这两位生得出众讨女生喜欢的男孩子,都像块不开窍的木头,一开始还会说声谢谢将情书收下,到了后来都修炼成在走廊上迎面遇上递情书的女生可以目不斜视走过去的地步了。

大家以为他俩都是不想谈恋爱而已。

陈立农是不知道,蔡徐坤是想谈的,但他是想跟陈立农谈。

追了快两年,小哥哥眼睛都不眨,待他与待那些给自己送情书的女生并无不同。

但蔡徐坤百折不挠,借着跟陈立农同班的方便,风雨不改的给他送早餐,虽然他从来没看过他吃,但陈立农也从来没丢过,早上来了放进桌肚里,下午放学时早餐就消失了。




室内篮球馆里,女生的尖叫快把屋顶掀翻,虽然这次蔡徐坤没有上场,但高二的主力陈立农还是照旧出场的。

“你的腿,”陈立农路过替补席时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还好吗?”

比赛前一个星期把腿扭伤的人本来情绪非常低落,可陈立农不知道能不能算得上关心的询问仿佛让他像偷尝到一口蜜糖,蔡徐坤立刻绽出一个笑容来。

“还好,没事的,我看着你上场也很好。”

陈立农点点头,边将外套拉链打开边往球场边走,没走两步又停下来,把外套扔到了蔡徐坤头上。

被外套铺头盖脸砸懵了,蔡徐坤甚至还没反应过来扔过来的是什么。

“帮我拿着吧,”陈立农的语气照样听不出情绪,“免得那群女生等会又争来抢去的。”

“哦...”蔡徐坤把盖在脸上的外套拿在手里,满坑满谷飘过来的都是陈立农的气味,他看着穿着篮球服的人已经走到场边,“加油!”

主力就是主力,第三小节结束的时候高二这边遥遥领先,短短三个小节陈立农就拿了将近三十分。

台下的女生们嗓子都快喊哑了,陈立农连眼神都没有飘过去,拿起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就走回了休息席。

蔡徐坤马上把外套递给他,“穿上吧,体育馆的空调太冷了,浑身是汗会感冒了。”

沉默着接过外套穿上,陈立农眼睛不着痕迹地略过蔡徐坤红肿未褪的脚踝。

“教练,”陈立农喊住从他们身边走过的教练,“最后一节我不上了行吗?”

教练听完他没头没尾的一句后愣住了,回头看了一眼比分,估摸着对面最后一节也掀不出什么浪来,只当是陈立农累了,便点点头答应。

“你为什么不去?”

蔡徐坤不解,教练走开后他开口问陈立农。

“有点累,”陈立农旋开运动饮料的盖子喝了一口,眼神避开蔡徐坤,“坐在这儿看也挺好的。”




时间飞快跑到了高三,本来每天就需要非常早起床的人还是坚持买早餐放在陈立农桌上。

陈立农也不再拒绝,甚至有时候会打开他送的饮料喝一口。

两人的位子早就调开,一个坐在靠窗的第一排,一个坐在靠墙的倒数第二排,天南和地北。

蔡徐坤上课开小差的时候眼神总会飘过去,可每次都无一例外地只能看到一个后脑勺,三好学生的陈班长每节课都那么认真,眼睛只会直勾勾地盯着黑板。

他不敢隔着大半个教室去给陈立农递纸条了,只能上课的时候抽出一点点时间偷看自己的心上人。

“你打算考哪一所大学?”

课间休息的时候蔡徐坤坐到他旁边的空位上,眼睛里闪着星星,死死盯住陈立农。

“没想好,”陈立农在跟一道物理题纠缠不清,这道题从上课想到下课他都还没解出来,“随缘吧,考到哪里就是哪里。”

对这个回答不太满意,蔡徐坤没有挪开屁股,继续坐在那儿盯着陈立农做题。

“那你总得填志愿吧。”

忍了半天他还是开口,其实他也怕陈立农嫌自己烦,可蔡徐坤太想知道他会报考哪家大学了。

终于将视线从试卷中移出来,陈立农看着这位纠缠了自己将近三年的男生,此时他眼里都是恳切,一点遮掩都没有的盯着自己。

“我不想离开家太远,”他的目光太炽热了,陈立农立刻又低下头,“找个在这里附近的一本吧。”

他们生活的城市一本大学就那么一家,虽然没有正面回答,陈立农也算是暗示他了,蔡徐坤得到答案,美滋滋地回了位子。




高考前的最后一周,蔡徐坤躺在床上抓着手机。

陈立农的号码他存了许久,大概高一的时候就存在电话簿里了,但蔡徐坤一次电话都没敢打过,陈班长的态度总是疏离,虽然从未对自己的示爱说过一个不字,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还是令蔡徐坤吓退。

可宝贵的高中生涯就剩最后一周了,蔡徐坤思来想去,却在手指摩擦过屏幕的时候,不小心拨了过去。

他手忙脚乱地想着切断,却已经听到陈立农低沉的嗓音从听筒传来。

“喂?”

他说。

“喂,”蔡徐坤硬着头皮把手机贴到耳边,组织了半天的语言此时一个字都想不起来,“那个...我拨错了...”

陈立农哦了一声,说那我挂了。

“等等!”蔡徐坤急了,好不容易给他打了三年里的第一个电话,如果就这么挂断自己会后悔死的,“有时间吗?能不能聊两句。”

放下了手中的笔,陈立农揉揉已经在发胀的眉心,心想就当做放松一下吧。

“好,聊吧。”

不知道如何措辞的人正在想开场白,就听到陈立农继续开口说话的声音。

“你还打算喜欢我多久?”

蔡徐坤理所当然地愣住了,这一句简单的问句他照旧听不出陈立农的情绪,是实在厌烦了想要个期限吗。

“对不起...”蔡徐坤有些哽咽,躺在床上红了眼眶,“我很烦吧,一烦还是三年。”

电话那头陈立农长长舒了一口气,“还好,我也习惯了。”

三年的单箭头,就算蔡徐坤的爱意再浓烈,他也觉得疲惫,自己的成绩并不像陈立农那么好,如果高考发挥失常了,可能就考不到陈立农想去的大学了。

看蔡徐坤沉默了,陈立农少有地继续开口,问他最近学习还顺利吗。

也不知道算不算顺利,蔡徐坤扯出一个苦笑,低声说还可以,就那样吧。

这天晚上,蔡徐坤想,也许他们俩说的话比过去三年还要多,本以为说没几句陈立农就会不耐烦地挂掉电话,结果两人竟是讲到蔡徐坤手机发烫,耳边响起电量不足的提示音为止。

“我手机没电了...”
“也很晚了,睡吧。”

陈立农的声音低沉,蔡徐坤第一次听就觉得是非常有磁性的那一种,此时添了几分睡意,蔡徐坤都快听醉了。

“好,晚安。”

“...等一下,蔡徐坤,”蔡徐坤已经把听筒移开耳朵准备挂断,又听到陈立农在那头喊他的名字,他将手机放回耳边,“高考...加油。”




毕业典礼结束后,整个高三被老师组织到体育场的台阶上拍照,洋洋洒洒快一千人,顶着烈日站好位子拍好照后,陈立农觉得自己都快被烤熟了。

他拿起毕业证书给自己扇着风,打算回教室拿上书包就要回家了。

“陈立农,”教学楼空空荡荡,同学都还聚在操场跟老师们合照,这一声陈立农甚至都响起了些回音,他回过头,看到的果然是蔡徐坤,“你等一下。”

蔡徐坤考完最后一科后,心情就非常低落。

他觉得自己考砸了,陈立农想去的那家一本,对他来说看来是无望了。

第二志愿是隔壁市的二本,来回要五个小时车程,光是想到这里,蔡徐坤看着此时此刻站在眼前的人,都快要哭了。

他朝陈立农那儿走去,一直到额头快要贴到他的鼻尖,才停下脚步。

“这个,”蔡徐坤指了指他衬衫上第二颗纽扣,“可以给我吗?”

陈立农听到他的声音带着哭腔,抬起头看向蔡徐坤的眼睛,里面已经蓄满了水意,仿佛下一秒他就要掉眼泪了。

“你没考好吗?”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不带情绪波动,缓慢开口。

“你别问了,”蔡徐坤抬起胳膊印了印眼眶,想把水气压下去,“你给我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烦你了。”

男生骨节分明的手稍微一用力,就把白色的校服扣子扯了下来。

陈立农拉过蔡徐坤的手腕,轻轻将他讨要的第二颗纽扣,放在了他的手心里。

忍了多时的眼泪这一刻还是决堤,一滴接着一滴,从蔡徐坤的眼角滑落,掉进他的衬衫领口里。

“就到此为止吧,”他抬头看着自己追逐了三年的青春,蔡徐坤想也只能就此认命,“以后大概也没机会见了,我走了。”

他本来也想要好好地道别,但眼泪和情绪都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蔡徐坤不想让陈立农看到自己脸上哭得乱七八糟,情绪失控的那一面。

越过陈立农,蔡徐坤心想,起码走得洒脱一些。

从校服袖口里露出的细白手腕被人拉住,蔡徐坤一下失去平衡向后摔去,却被陈立农牢牢接住。

“我妈妈不让我高中谈恋爱。”

男生的手温热干燥,轻轻扣在蔡徐坤的手腕上,竟是让他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什么意思?”

揉了揉蔡徐坤发质柔顺的后脑勺,陈立农满足地叹了一口气,他想这么做,已经很久了。

“意思就是,”把人圈在他的胳膊里,担心会有同学回来,陈立农将他带到隔壁的空教室里,“现在毕业了,可以谈了。”




#
高考成绩出来那天,蔡徐坤捂着眼睛不敢看电脑屏幕。

看着他的傻样,陈立农轻笑一声,把人拉进自己怀里,坐在他身后在电脑键盘上敲打下蔡徐坤的账号密码。

“怎么样了怎么样了?”

蔡徐坤把脸埋在他的脖子里,手指想撑开一条缝隙偷看又不敢。

“以后要多多指教了,”陈立农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分数,笑意更甚,“怎么办,我们又要做四年同学了。”


-end-







「农坤」心跳呼吸正常 08

我的心开始疯狂跳动

手中甜腻:





*双医生paro。
*破镜重圆。
*小猫撒泼打滚求男朋友回来的故事。



01
眼前的人穷追不舍的态度让蔡徐坤头疼不已,明确拒绝过无数次了,可他还是不懂放弃。

没有打算再避让,蔡徐坤抬起头,打算拿出上司的姿态好好教育一番这位打算越矩的实习生。

“坤坤。”

他的话还在嘴边没说出口,就被从门口传来的声音打断。

蔡徐坤和那位实习生同时循声望去,看见陈立农手插裤兜提着塑料袋靠在办公室门框边,他已经换回了私服,看上去是要下班了。

自己避而不见好几天的人忽然出现,蔡徐坤乱了阵脚,反应了好几秒才回应,“立农?”

“你怎么。。。”
“是不是又没吃早餐?”

盯了那人几秒,陈立农把视线抽回来放在蔡徐坤身上,嘴角挂着温柔的笑,把手上的豆浆油条放在他桌上。

蔡徐坤看着他这副样子,心下明了陈立农是把刚刚实习生纠缠自己的画面看在了眼里。

“豆浆油条,”陈立农当然看到了,可表面风平浪静,走到蔡徐坤旁边摸了摸他松散的小卷毛,“你最爱吃的,记得趁热。”

被他亲昵的举动又是吓到,可对视了一眼发现陈立农眼里暗藏着一句“敢拒绝你就完蛋了”,忙点点头乖乖说好。

眼睛终于又是瞟过被他晾在一旁半天的人,陈立农轻飘飘问了蔡徐坤一句,“实习生?”

蔡徐坤老老实实说,“是。”

看到这人对蔡徐坤做的事情,此刻陈立农心中只有一个幼稚的想法,宣示主权。

他贴到蔡徐坤耳边,偏偏用三个人都能听到的音量开口,“我今天轮休,你下班之后来我家,”说完顿了顿,呼吸间的热气都喷在了蔡徐坤耳廓,“密码没改。”

被耳边的温热烫得晕晕乎乎,蔡徐坤心想自己的耳朵肯定已经红透了,他埋着头乖巧地说好,我知道了。





“你敢追蔡医生?!”午饭时吃了瘪的实习生忿忿不平地跟与他同期入职的人抱怨今早被下了个下马威,听完整段故事的人都惊呆了,“谁不知道他和急诊部的陈医生是一对?”

“陈医生?娃娃脸下垂眼那个?”
他还是心中不平,并没觉得自己哪一点比不过陈立农。

“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好友一点也不在意他仿佛吃了苍蝇的表情,继续开口,“小蔡医生对他痴心一片,上个月主动开口去急诊部陪了人家一个月,你有机会跟他一起在外科上班,还是因为蔡医生被撵回来了。”

“被谁撵?被他?”
“嗯。”

年轻的人嗤笑一声,心里暗骂陈立农不识货。

“院长很赏识陈医生,”好友压低了音量,似是怕被旁人听了去,“听说外科部的主任医师位子也是给他留了一个,我估计陈医生快调过来了,你最好老实点。”



02
蔡徐坤的晕晕乎乎一直持续到下班,等他回过神来,已经站在陈立农家门口了。

手指在门铃上停留了良久,最后还是放下,在把手下方的密码栏输入“1224”,门就应声而开。

玄关处摆放着上次他进来这间房子时穿着的拖鞋,似乎是被屋子主人刻意放在这里的,端端正正,正朝着大门,没一丝偏移。

他轻手轻脚将鞋子脱下,把脚伸进那对棉质拖鞋里。

柔软中带着点粗糙的布料在摩擦蔡徐坤的脚底,明明什么都没有却挠得他痒痒的。

他沿着玄关的木质地板往里走,重量压在木板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在安静的密闭空间里格外明显,蔡徐坤缩了缩脚,犹豫了一下才继续前进。

“你来了。”

听到玄关的动静,陈立农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眼睛盯着手里的书,连头也不回。

“你叫我来,”蔡徐坤攥着自己的衣角,有点紧张,“有什么事吗?”

听到这句陈立农才抬头,眼睛带着笑,温润如玉,“没什么事我就不能叫你来吗?”

“不是。。。”蔡徐坤心想我巴不得你叫我来,最好每天都来,就是之前发生的事让他心里还有疙瘩,不知道如何是好,“你什么时候都可以叫我来。。。”

“坤坤,过来坐。”
陈立农拍了拍他身边的位置,朝蔡徐坤伸出手。

他伸出来的手仿佛有魔力,引着人朝他走去,蔡徐坤抬起手,把自己交付到他手里。

一把将蔡徐坤扯过来坐下,两人肩膀挨着肩膀,一丝缝隙也不剩。陈立农用指腹摩擦着小蔡医生每天拿手术刀却还是细嫩的手掌,在每一寸触碰到的皮肤上留下依恋。

手掌心的酥麻顺着血液神经一路攀延到脊椎,蔡徐坤甚至微微泛起了鸡皮疙瘩,这感觉让他说不上来,想把手抽回来却被抓得很死。

“你今天怪怪的。”

小声嘟囔了一句,早上陈立农就很反常,他的几个举动让自己晕了一天,晕到现在。

小猫身上好香,在医院浸泡了一天的人却是一点消毒药水的味道也没带出来,散发的尽是陈立农熟悉的体香。

陈立农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吸了一口气,果不其然换回来小猫烧红的耳根和颤抖,他这才开口,“哪里怪?”

“就是,”蔡徐坤稍微把头偏开,想躲避掉身后人的禁锢,陈立农却不放过他,紧握的手让他逃不开一分一毫,“早上也怪怪的,现在也怪怪的。”

蔡徐坤的脸颊,连带从衣服领口露出来的脖子和半边锁骨都泛着粉色,彻底激起了陈立农压抑已久的情绪。

他伸手抓过蔡徐坤光腻的下巴,强迫他跟自己对视,“要接吻吗?”

“等等。。。”
“不等了。”

蔡徐坤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已经不听自己的使唤,被人抓着手和下巴彻底制住,然后被掠夺走了一个吻。

“你干嘛呀。”
他彻底烧红了脸,明明只是蜻蜓点水,蔡徐坤的胸口却不断起伏喘着粗气,他缺氧了。

此时他的一切问句听在陈立农耳朵里都是娇嗔,只会让他想索取更多。

“你不想要吗?”陈立农再次凑近他的脸,两人鼻尖蹭到一起又分开,“追了我那么久,嗯?”

“不是。。。”一只手软绵绵地撑在陈立农胸膛上,另一只手还被他握在手里,蔡徐坤转头拼命大口呼吸,眼眶里都积攒了水气,“太突然了,立农,太突然了。。。”

他现在看起来就像只迷路的小橘猫,配上那头棕色的卷毛就更像了,不知所措的表情让人看了更想欺负。

“你很快就习惯了。”

陈医生憋了太久,才终于吃到垂涎已久的嘴唇,过去那么多个夜晚蔡徐坤不设防地睡在自己怀里,他却只能看,不能吃。

他什么也不想管了,只想随着自己的心。

舌头逐寸攻略,撬开挡在前面防御他的贝齿,探了进去细细品味,连猫咪嘴里的液体都是抢夺,光是接个吻都发出啧啧的水声。

松开了一直掌控在自己手里的爪子,陈立农两只手一起捧住他的脸,虔诚地亲吻。

终于两只手都回归了自由,蔡徐坤连忙用软绵绵所剩无几的力气推拒他,想换取一口空气,却怎么也推不动。

“唔。。。”

小拳头一下一下砸在他身上,唤回一点陈立农的理智,离开前还是吸吮了几下蔡徐坤饱满的下唇,才恋恋不舍地真正离开。

“喜欢吗?”
手指揩过蔡徐坤的嘴角,给他抹掉残留在上面的液体,陈立农才伸手把人抱进怀里。

蔡徐坤的嘴唇红肿泛着水光,眼角还挂着一滴泪,头发乱糟糟的,任谁看了都觉得被欺负得不轻,偏偏他咬着下唇点点头,“喜欢。”

“喜欢我还是喜欢我亲你?”
轻笑一声,陈立农更加搂紧了手里的香软。

被幸福感和不真实冲昏了头,蔡徐坤手胡乱摸索了半天,最后扣在他腰上,一字一句回答,“都喜欢。”



03
蔡徐坤躺在陈立农胳膊上,把玩着他的手,陈医生由着他把自己的手指弯曲又伸直,像个讨到喜欢了很久的玩具的孩子。

“你今天早上为什么不跟那人说我是你男朋友?”
一个吻落在了蔡徐坤的额头,他抬头对上陈立农盛满温柔的眼睛。

“我哪敢啊,”他委屈地嘟囔,“陈医生又没答应我,我哪里敢说你是我男朋友。”

“你叫我什么?”
陈立农捏了捏他的小脸,用了不小的力道。

“痛痛痛。。。没有没有,立农,立农!”
吃痛的人马上认怂,揉着自己受疼的脸。

蔡徐坤又想了想,从床上爬起来,不乐意了。

他推了推陈立农的肩膀,“说要叫我蔡医生的是你,说不合适的是你,现在不让我叫你陈医生的还是你,陈立农,你才是最不好相处的人。”

陈立农也坐起身子,饶有兴致地看着炸毛的小猫,抬手抚了抚刚刚被他亲到红肿的嘴唇。

从鼻子哼了一声,蔡徐坤偏头躲开他的手。

“我吃醋了。”
“嗯?”

“我说,”陈立农把人又搂回来,揉了揉他的后颈安抚,“今天早上我吃醋了。”

听完这话蔡徐坤心中的雀跃都快溢出屏幕,他拼命忍住,摆正了脸色,“你吃什么醋,你又不是我男朋友。”

“你。。。”
陈立农都气笑了。

“你不要?”
“确定不要?”

把抱着他的手松开,陈立农试探问了两句,观察着蔡徐坤的表情。

“我再问最后一次,”陈立农退开了一点,给了他足够的空间,“你不要?”

蔡徐坤还是咬着下唇不说话。

憋住笑,陈立农下床穿上拖鞋,佯装要出去。

“男朋友回来!”一直到他走到房门口,蔡徐坤才喊住他,“过来抱抱。”

陈立农回过头,看到他流氓似的坐在自己床上,大张着双手讨抱抱。

自己才刚走回床边,蔡徐坤就一下跳了上来,双脚缠住陈立农的腰,挂在了他身上,像只树袋熊一样,然后说什么也不肯下来。

“我饿了,”蔡徐坤搂着他的脖子瞎指挥,“去厨房找点东西吃。”

这才刚把男朋友找回来,劣根性就忙不迭地出现,他也毫不遮掩。

陈立农哪里听他的,抱住蔡徐坤的大腿一下就把人扔回了床上。

“你这就不演了?”
“演什么?”
“演你这一个月来一直在演的乖宝宝。”

抬头在陈立农的嘴上印了一个吻,他满不在乎,“反正你已经是我男朋友了,你跑不掉。”



-tbc-





一章小甜饼送给大家。
希望能安慰经历了一场闹剧的你们,或者我。

开着小号披皮来故意扰乱tag秩序的人,其心可诛。

别 想 太 多。



坤农 咖啡牛奶【R】

我不是人,这篇真的太好看了

-S甜心迟允L-:

ABO设定,包含()自己体会。
上车打卡,链接在评论。

嗨!这里清言!熟了你就可以qyqyqyqyqy随便叫(什么鬼)

微博:哥哥弟弟是世界的宝物

前排艾特我们恶魔嗑🍉🍺的xjm! @白芥@学业弧  @今天单推津岛善子😈  @食欲失語。  @倚栏待归  @喵羽 (排名miu顺序分但是我最爱白芥mm)

最喜欢的太太是Euskiy!!(悄咪咪的不艾特了)

cp向:21cpf可以逆
只喜欢21其他与他俩相关cp一点都不搞

被小恶魔们带坏了开始搞3456789乱炖(?)

不喜欢17不喜欢17不喜欢17
不喜欢71不喜欢71不喜欢71

但这并不影响我和我的亲友们玩得很好

喜欢南小鸟与高海千歌,HP只嗑德赫
都是我的心头肉肉心肝宝贝小可爱

参7.27武汉场,已经没有了遗憾
“超时啦,笨蛋”永远铭记在我心里

还有更多,等待你们发现

[农坤]恋爱公式

ooc预警
标题感谢我亲爱的白芥mm @白芥@学业弧 
机场玩魔方时候的脑洞
就随便写写dbq别打我
我爱你们
希望有更厉害的太太来写这个梗



蔡徐坤最近沉迷上了魔方,每次表演完就一个人坐在化妆间捣鼓这个立方体。


陈立农不解,这么个小东西又什么好玩的,眼花缭乱的颜色在眼前变化多端,猜不到下一个方位在哪。


可是没办法,蔡徐坤喜欢啊,他就只能上网搜索公式。一大堆莫名其妙的字母出现在他面前,他挠起了头,“莫名其妙”,他自言自语到。


陈立农想起来,自己有个同学小时候会玩魔方,看看能不能找到他。


“三分钟,我需要魔方公式。”陈立农装作强硬的语气,打给自己的同学。


“陈总怎么就突然想玩魔方了,莫非是有哪家的漂亮姑娘喜欢?”同学打趣道。


“......”


“不是姑娘,是小伙。”陈立农冷静的说。


“嗯???”同学差点没把手机摔了。


“开始计时,收不到看我怎么回台湾收拾你。”陈立农挂掉电话,向上天祈求回到台湾自己不会被同学围住问长问短。


不一会,陈立农的微信铃声响了起来,同学把公式写成一张纸拍了照,细心的告诉他左右是指左右手。陈立农敷衍的把“好”发过去后,就开始钻研魔方。


陈立农照着那张照片学习着魔方的玩法,玩着玩着他一不小心手一滑,魔方便从手中摔了出去,掉落在地上发出声响。

“啪”


清脆的响声回荡在化妆间,陈立农心想不妙,绝对不能让蔡徐坤知道自己正为了他在学习玩魔方。这时候蔡徐坤也听见声音回头想要察看情况,陈立农眼疾手快地扑倒地上将魔方藏着身后,装作摔倒的样子。


“农农,你怎么摔倒了,需要我扶你吗?”蔡徐坤见状,连忙问到。


“没事,没事,只是没站稳。”陈立农把手里的魔方往身后藏的深了些,笑着看着蔡徐坤。


蔡徐坤自然是没看见他手上的魔方,确认陈立农不需要自己帮忙之后就转身回去继续研究自己的魔方。


陈立农从地上站起来,轻轻叹了口气,差点就被发现了,好险。


陈立农不愧是聪明的小伙子,花了一个晚上就弄懂了公式并且记了下来,虽然说不是得心应手,但是基本的还原还是可以做到的。


某一天表演结束,蔡徐坤和伙伴们草草道别便回去化妆间钻研魔方。


“上...右...下...然后是啥...”蔡徐坤坐在化妆间旁边的椅子上,挠挠头,刚刚见到IKUN太高兴,公式一股脑全忘记了。默默地叹了口气,准备把魔方放下。


“后面是左吧,坤坤。”陈立农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后面,看着蔡徐坤的魔方。他走过去,从蔡徐坤身后伸手拿走了魔方,然后仔细看了一圈。


陈立农在蔡徐坤身旁蹲下,和蔡徐坤细心的讲解接下来还原魔方的步骤。


“坤坤你看,你底层的角块还没有恢复,但是你已经把十字做出来了,我们首先把底面恢复了,再慢慢的做剩下的步骤。”


陈立农把魔方还给蔡徐坤,看他拿着还是不知道怎么办,干脆从后面将蔡徐坤圈在怀里,用自己的手握住他的手,带着他一点点细心的拧每一个步骤。


“上,右,下,左,坤坤再做三次就可以复原这个角块啦。”陈立农细心的一个步骤一个步骤看,偏过头去便对上蔡徐坤发呆的双眼。他冲蔡徐坤笑了笑,轻轻的摸了一下他的头,便站起身,在蔡徐坤旁边看着他。


蔡徐坤很快的把角块都复原了,开心的举起来给陈立农看。


“嗯,坤坤真聪明。”陈立农笑着,看着他继续接下来的步骤。


“诶农农,边块怎么复原呀...”蔡徐坤再一次陷入僵局,抬起头以求助的眼神看着陈立农。


陈立农脑子当机了。“救命,好可爱。”陈立农控制着没有喊出这句话,冷静的蹲下来看着蔡徐坤。


“坤坤和我在一起我就教坤坤好不好?”


“好!”


蔡徐坤没有想太多就回答了出来,然后才发现自己被小兔子给骗了,脸霎时就红了。

“嗯?坤坤想反悔吗?”陈立农慢慢的靠近。


“没...没有...只是太突然了...明明是我先去表白嘛...农农真是个大笨蛋。”蔡徐坤低下头,用手捂住脸。


陈立农脑子又当机了。


陈立农把蔡徐坤的手从脸上掰下来,亲了一口。


“以后,还请坤坤与我一起玩魔方了。”


从那天起,成员们每一天都会看见他们的队长追着陈立农说,“农农,这一步怎么办啊——”,陈立农总是笑着回答“你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然后蔡徐坤拉长的抱怨声就会立刻传出,然后淹没在陈立农宠溺的笑声和他们之间的那个吻之中。


魔方转动发出清脆的声响,又何尝不是带动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呢?

[农坤]捕捉计划

偶然想到的梗
ooc了dbq我不是故意的
第一次写文ball你们多包涵
21永远是我的珍宝




蔡徐坤的捕兔计划正在进行中——

王子异看了看他,叹了口气。

恋爱中的男人智商也会降低吗?他不解。

不过确实是这样了,因为王子异也开心的被小鬼拉走去吃午饭了。

蔡徐坤是如何捕捉兔子的呢?他先把自己的衣服丢在陈立农的练习室里面,然后再假装不知道,等陈立农送过来再把他扑倒在床上。

真是个完美的计划!

蔡徐坤趴在门框上,盯着衣服开心的笑了一声。

不知道是沉浸在自己周密而又完美的计划当中无法自拔还是想着等下准备向陈立农甜蜜告白,结果没发现巨型兔子正站在他身后笑眯眯的看着他。

等到他回过神,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坤坤在看着什么笑呢?”身后的巨型兔子说话了,听得出陈立农正在努力的憋笑。

蔡徐坤僵住了。

蔡徐坤僵硬的转过头。

蔡徐坤僵硬的转了个身。

蔡徐坤看着面前笑眯眯的巨型兔子。

蔡徐坤不知道该说什么。

陈立农“噗”的笑出了声,抬起手,堵在墙壁上挡住了蔡徐坤将要逃跑的路。

蔡徐坤,你完蛋了。
忍着痛,心里默默的给计划打了个叉。

蔡徐坤想要转身离开,结果后面的路也被兔子锁在了墙上。

我是被壁咚了??蔡徐坤看着陈立农一脸懵逼。

陈立农附身,两人之间的间隙急剧缩小,贴近蔡徐坤的右耳,慢慢的把想要说的话说了出来:“捕捉猫咪已成功,蔡徐坤先生愿不愿意让我当你的小饲养员呢?”

蔡徐坤没话说,脸上如同火烧般红。

“那我当你默认啦?”

蔡徐坤闭上双眼,视死如归般点了点头。

完了,霸道人设不保了。

陈立农抬起头,轻吻了蔡徐坤的嘴唇,如同蜻蜓点水一般,却宣誓了自己的主权,又把蔡徐坤横抱起来,蔡徐坤正要挣扎,陈立农低头,再次用嘴唇封住了蔡徐坤的唇。

许久,陈立农放开了他,正经的低头看着蔡徐坤,“蔡徐坤先生,请让我行使照顾你的权利,从今往后,你只能是我的,因为我是你的专属饲养员,以及你的男朋友,你的全部,都由我来照顾,我会比任何人都细心,比任何人都爱你。”

我爱你,我脆弱而又鲜艳的玫瑰,从今往后,你不再孤单。

鹅真的很懂。

[农坤]赏味期限 下

我的神仙太太我吹她一辈子

Euskiy:

abo不开车
天理不容
 


   
点这里